從新社員、琅琊榜、到立淇之亂──腐文化與主流文化的匯流共生

柏阿橘:

原刊載於聯合新聞網閱讀評論


http://udn.com/news/story/7924/1521927


=====================


  連著兩日,星座權威唐立淇,在自己的粉絲頁面上進行了「腐女話題」的網路直播,不但正式公開了自己的腐女身分,直播當中所分享的「骨灰級」作品,更是上個世紀開啟今日BL文化的濫觴與經典,不只引起了年輕腐女們的熱烈討論,更是令早已當媽媽、做老師的臺灣第一代資深腐女,紛紛熱血奔騰群起響應。唐立淇的「腐女子出櫃」事件,在社群網路上引發討論熱烈,活躍於噗浪的腐向網友們,將之戲稱為「立淇之亂」,原因是「腐女子」所喜歡的品味──妄想兩個美男子談情說愛,在主流文化裡,向來都只能是「看破不說破」灰色地帶,端看賴雅妍在哥們旁邊帥了那麼多集,最後還是得回到強制異性戀的保守品味裡穿上婚紗,讓許多追劇的腐女子們心都涼透了。既然已自嘲為「腐爛」,當然也只能在同好之間私下耳語流傳,縱使發源於日本的腐文化,在臺灣因著這一兩年學術研究及相關出版,正逐一被平反,建構起自身的話語權,但唐立淇仍可說是在臺灣主流媒體中具有影響力者,公開自己是腐女子的第一人。原本自個兒蜷縮在邊緣的「腐」文化,隨著唐老師一躍成為話題焦點,腐眾雖然慌亂,但能有名人為此道正名,自然也是興奮不已。


  兩日之內,直播話題開始發酵,詩人潘柏霖因唐立淇的直播,在自己的頁面上從多元性別角度,分享了關於腐文化的審美評析;公眾網路媒體,亦刊登了最近引發熱潮的中國BL網路劇《上癮》的有關評論,而這部作品也名列唐立淇的追劇名單;同日,臉書知名日劇評論「劇評可以毒舌,待人必要親和」,更直接點出《琅琊榜》之所以能在臺灣紅到發紫,不僅只是戲劇本身的優質,腐女子粉絲對於劇中人物的曖昧對白,男性情誼間的種種妄想,生產出的各種粉絲創作與討論,其對於擴散的影響力,更是扮演了吃重的角色,而這也是針對發表於主流報章上的雷倩評論,所作出的反駁。


  腐文化正熱並不稀奇,但這幾天不止主導了話題風向,更成為一種流行文化的研究方法,而促成這種現象的也不是別人,正是腐女子自己。腐文化自身就有著一套專屬於內部的、強而有力的說服機制,臺灣的BL搖滾音樂劇《新社員》,便是藉此從2014年的首演而持續延燒到加演。即便戲劇本身原先便使用了許多腐女子及動漫文化的元素,加演前夕仍推出了與劇場情節連動的前導漫畫,使預設的目標觀眾得以透過漫畫這個較為熟悉的媒介入門,甫以同好間的粉絲創作、口碑相傳,遂促成腐女腐男來到劇場,成為觀眾,熱力更讓2015的《新社員》公演加碼了四場番外篇,篇篇都切中腐女子腦內的妄想趣味,別說二刷三刷,四刷七刷也是再所多有,更遑論限量20張的九場次全入場通票更是全部售罄。腐女子受眾的品味和習性可說是積極介入了《新社員》的宣傳與製作,更是一場官方結合受眾一同進行文化產出的成功案例,甚至距離加演結束又過了近四個多月的現在,由粉絲繪製的《新社員》LINE貼圖,上架還不到一天便衝上同類門下載排行的第四名,腐女何以消費得如此心甘情願,這套說服機制又是透過甚麼樣的方式在進行運作?


上為「前叛逆男子」劇團所製作之《新社員》舞台劇劇照


下為《新社員》前導漫畫《奔馳在心中的那些事》/作者 望Nozomi






  若以《琅琊榜》為例,那些所謂濃濃的BL情愫,是如何說服未觀劇的腐友,將他們一個個推入名為《琅琊榜》的坑中?簡而言之,只要原作能夠打動腐女子族群,他們便會以粉絲創作作為分享與傳播的手段,既是自我滿足,也希望能吸引更多同好一起「入坑」收看,一起享有討論話題。一旦「入坑者」越多,粉絲創作與討論又會刺激出更多的圖像及文本生產,到後來,這些屬於腐女子們的妄想作品,即便讀者還沒有看過原作,但只要詮釋對了胃口,便也能觸發他們去打開《琅琊榜》的原作。


  對於官方而言,粉絲的自主擴散根本就是天上掉下來的免費宣傳,而《琅琊榜》的製作團隊也早已觀察到這樣的社群效應,官方微博在尺度範圍內,便會主動轉貼粉絲的創作,粉絲受到官方鼓勵,也會樂於持續產出,粉絲不再只是被動的受眾,而能與官方一起成為宣傳話題,甚至幫助自己喜愛的作品獲得更高的人氣,且是跨越語言疆界的。


  《琅琊榜》的粉絲創作不僅存在於臺灣的噗浪或中國大陸的微博、LOFTER,韓國的腐女子看完《琅琊榜》後也在twitter上紛紛響應,中國大陸的粉絲為了看懂韓國粉絲的作品和討論,紛紛動了想學韓文的念頭,而更別說為了看懂原作而憤起讀中文的韓國粉絲了。眼見4月起《琅琊榜》就要正式在日本播出,甚至已經有粉絲整理出了中日韓三種語言的角色姓名對照,讓大家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能以「複製貼上」來搜尋自己喜歡的角色題材,亞洲腐女子們無不期待《琅琊榜》能在二次創作發源地的日本開枝散葉,享受更多的詮釋樂趣,而這些從粉絲創作當中所獲得的滿足,更是加深並延燒對於原作喜愛、消費的關鍵。


  《琅琊榜》的官方微博也沒有錯過這些海外的粉絲創作,畢竟正是因為腐文化的習性與趣味,加乘了《琅琊榜》在不同語境間的擴散傳遞,《琅琊榜》已然成了亞洲腐女子們的想像共同體,臺灣的主流娛樂,該警覺的又何止是資金和題材而已?。


  腐女子為什麼喜歡BL,這背後當然有更多與性別社會緊密相關的原因,暫先不贅述,臺灣會在此刻出現名人的腐女出櫃,乍看之下似乎是靈光乍現的偶然,但無論是《新社員》、《琅琊榜》,還是最近的《上癮》,自近兩年的脈絡看來,這全球化又在地化了的腐文化,影響力與日俱增,或許也促成了「立淇之亂」到來的必然。雖然腐文化當中總是伴隨著男性物化(也可看作是對於女性物化的反抗),但腐言腐語所展現的早已不只是規避現世的妄想與滿足,而是一股漸漸能影響主流文化,且具有市場性的發聲,而眼下不妨就先拭目以待,胡歌和霍建華這對「螢幕情侶」,兩人遠赴北海道拍攝封面與特集的時尚雜誌,究竟會賣破多少本吧?



评论
热度(7)
  1. miyako阿橘.P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