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員][雷東] Praying For Time

那一天的奇蹟他畢生難忘。

偶然被國文老師抓去公差,拖過放學時間才完成,他匆匆經過平常很少接近的音樂教室,裡頭殘存漏出來的一絲冷氣令他本能放慢腳步,此時一陣幽幽然的弦聲如一縷輕煙鑽進他的耳朵,羽毛般挑動他平素並不常使用的音樂神經,他不經意傾聽,一個低沉,帶著微微沙啞卻無比溫柔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個時代充滿需要援助的人

他們不會是最後一個

環顧四週吧

這個時代都是乞討的人與選擇的人

 

這個年代充滿飢餓的人

他們的棲身之處已不再

忽視  與合理的藉口

常常伴隨一起

 

他忍不住轉頭從沒有關嚴實的教室門縫裡窺探進去,一個穿著制服的少年背窗,低頭坐在椅子上蹺起腿彈奏懷抱裡的吉他,夕陽餘暉在他身周描繪下完美的剪影,他渾身閃耀著燦爛得放肆的血紅,潑剌的紅霞在他肩後的天空渲染開來正是雙翼,他的短髮,依稀一頂燃燒的王冠。

 

富人宣稱自己貧窮

而我們大多數都不確定

我們是否擁有太多

但我們會把握機會

因為上帝早已不再評斷

我猜想在某時某刻

祂必定已經放我們出去遊玩

背轉過身,然後所有神的孩子

就從後門爬了出去

 

那聲音那樣熨貼,雖然轉音技巧有些青澀,其中蘊藏的感情與悲憫卻豐沛極了,那一定是天使,他想,如果不是天使,聲音裡怎能有這麼多純淨的愛,怎能這樣發著令人不可逼視的光,在一個無人的黃昏。

 

去愛太難,而太多事讓我們恨

當根本無希望可言之時

依舊緊握一絲希望

當頭頂上受傷的天空說一切都太遲

那麼或許我們都該祈求多些時間

 

半曲既罷,那少年天使抬起頭來,彷彿已經知道有人看著自己唱歌,直視他的眼眸,朝他咧開一個笑,眼神灼灼,也像在燃燒。他從此再無法移開雙眼。

 

他們從學校畢業之後的第二天,在風風雨雨之中他再見到對方,對方居然頂著一頭火紅的髮出現在他面前,他驚得霎時說不出話。

 

「我一直記得那天晚上你說的話。」對方衝他咧嘴笑,依然是那麼不可逼視的閃耀,他臉紅透,是他們第一次在一起那天晚上,意識朦朧醺醉之中,在對方耳邊輕聲說出那個他永生難忘的,記憶中的畫面。「我只想讓你知道我永遠是你第一眼見到的那個樣子。」

 

然後他明白,原來在最初的那一天,這個燃燒的天使就已經落入他的懷中。



SONG: “Praying For Time” by George Michael



寫於2015年

评论
热度(4)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