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任务代号:惊蛰 03 +本子二宣

同攤小夥伴,請指教。

強摘的果實不甜●●:




魔都楼诚only摊位在A5度假小屋。


委託摊主  @阿橘.P 一百个谢谢(磕头


试阅 01 02 (想预定的走02留言,我收到3/21截止




03


 


明楼一开始是亲自教导阿诚读书识字的,可是他除了自己的学业外还要学习经营是越来越忙,越来越分身乏术抽出时间来帮阿诚补习,后来只得让明台的家庭先生一起指导阿诚,但每次都因为明台的胡闹打溷而被担搁,在加之先生曾表示过以阿诚的资质直接去插班也没有问题,所以最后在和大姊商量过后,明楼决定了将阿诚送进学校唸书。


 


起初担心阿诚不适应环境会遇上什么麻烦,不仅破天荒地要明台看着阿诚,还私下偷偷地去瞧过了几回,所幸阿诚只是话少了些,但是读书认真、不惹事,和同学相处也颇为友善,看过几次之后明楼便彻底放下了心,还藉机教育了明台一番,惹得明台心理委屈,想自己可以难得风光的时光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阿诚从没让明楼失望过,每天都读书到深夜,抱着明楼送的书籍一页一页念着,不懂就再唸一遍直到弄懂为止,不仅每科考试都拿了高分,就连学校的老师对他也是讚誉有加。而为了练得和大哥一样的一手好字,他日日拿着毛笔依样画葫芦,总是弄得一脸墨水而不自知,看得明楼是又气又笑,气他不懂得照顾自己身体,又笑他知道何谓上进。


 


结果倒楣的又是明台,明镜看着阿诚努力的样子,对于明台也就要求了起来,一时之间陷入学习地狱的明台一张小脸上写着大大的懵,他压根不明白阿诚哥怎么可以喜欢唸书胜过于跟他一起爬树呢?


 


勉勉强强的乖了几天,明台就又不安分了起来,他用尽所有招数和明镜耍赖,包括躺在地上不起来这种招都用上了,逼得明镜只好暂缓了所有学习计划。


 


明楼对此简直就是看不下去的直摇头,但眼神一转到阿诚身上,他就又突然想,怎么阿诚就不曾这样和自己耍赖过呢?


 


阿诚不明白明楼的想法,只是看着他好似研究的神情,跟着低头瞧了瞧自己,嗯……衣服还好好地穿在身上,没皱也没髒呀?


 


阿诚不曾主动要求过什么,就算看见路边有想吃的小点,也就只是多看上两眼而已,更不用说吵闹着非要什么东西不可了,那是只有在明台身上才会出现的情结。


 


那么不想要什么、或是讨厌做什么的时候,总会抗议了吧?明楼正想夸自己聪明,却又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阿诚不喜欢什么,因为阿诚在餐桌上从来不挑食,对于明镜和明楼帮他挑选的一应用品也不曾拒绝过,既喜欢唸书对于兴趣培养也很热衷,偶尔也能跟明台一起在外头野……


 


「阿诚。」明楼蹙着眉喊。


 


「大哥?」阿诚抬头仰视大哥,黝黑的眼裡闪着点点光彩,一张乾淨的小脸上充满了崇拜。


 


「阿诚啊,你最害怕什么呢?」


 


阿诚的眼睛眨了眨,伸手拉住了明楼的手说,「大哥。」


 


「嗯?」明楼挑眉,蹲下身和阿诚平视,「大哥什么?」


 


「最怕大哥不在。」阿诚说着,眼眸突然暗澹了下去,空洞的惹人心疼,他的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抓住了明楼的袖子。


 


一双大手毫无徵兆的抚上了头顶,轻柔地摸着柔软的髮丝,令人心安的温度透过手掌暖暖地散开,明楼裂嘴一笑,说:「大哥一直都会在阿诚身边,哪都不去。」


 


阿诚看着明楼认真的表情,也跟着认真地点了点头,他伸出双手抓下明楼的大手,轻轻地一捏,甜甜地笑了,「嗯!」


 


明楼刮了刮自己鼻子,被阿诚的笑弄得眼前一花,完全忘了自己原本还打着问出了答案然后使坏心眼的打算,毕竟他总不能为了讨阿诚的一个耍赖,故意让自己消失吧?他可捨不得再看见阿诚一脸悲伤的表情。


 


好在老天还是眷顾着他的。虽然不耍赖,但过没几天,他就有了一个机会亲身体验了一把阿诚的依赖法,简直就是赖到他心坎裡,逼得他毫无抵抗之力。


 


那天明楼学校没什么事,他就自个儿翘了晚习,去学校接回了阿诚,明镜刚好带着吵闹不休的明台回了趟苏州,今天明公馆只有他们俩个,所以就也不急着回家,明楼心血来潮的带着阿诚逛了趟市集。


 


下午,晴朗的天气像娃娃脸一样说变就变,云越来越沉,乌黑黑的一片,空气有些闷热,阿诚被明楼牢牢地牵着,时不时的抬头看向天空。


 


各式各样的小点散发着香味,勾得人垂涎三尺,明楼塞了一隻糖葫芦在阿诚手裡,又红又亮的番茄上裹着一层厚厚的蜜糖,让阿诚眨巴了一下嘴,立刻被吸引走了注意力。


 


起风时,伴随着第一颗雨滴重重地落下,明楼正喜孜孜地买着糖炒栗子,阿诚看见脚边一点一点的水晕,不由得又抬头看向了头顶上越来越厚的乌云密布,闷闷的雷声远在边际,阿诚下意识地握紧了明楼的手。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惊天憾地的滂沱大雨像千千万万的珠子似的砸了下来,溅在屋簷和地上,舖天盖地的朝着两人而来,明楼在心底低骂了一声,随即抱起阿诚,迈开长腿在雨中奔了起来,扶在肩头上的阿诚紧抓着明楼的衬衫,动也不敢动,只觉得打在身上的水滴有些疼。


 


好不容易回到家,两人早已淋成了落汤鸡,张妈大惊小怪地一面张罗着热水毛巾,一面跑进跑出的准备薑汤,还要处理地版上留下的水痕。明楼放下手上的大包小包,二话不说的就扛着阿诚进了浴室。


 


洗了一个热水澡出来,窗外的暴雨如同瀑布一般,为大地覆盖上了一层白纱,一道道刺目的闪电画破帷幕,雷声若隐若现,时近时远,阿诚头上盖着一条大毛巾,战战兢兢的跟在明楼后面,宛如一个尾随的小幽灵。


 


「阿诚,去把头髮给吹乾了。」明楼走进房间时看见阿诚还跟在自己后头,忧心他会感冒,于是眉头一皱说。


 


可是阿诚却露出两隻水汪汪的大眼,楚楚可怜的盯着自己勐瞧,看得明楼只得一把捞过小傢伙坐在腿上,当了一回服侍人的角色,帮阿诚把头髮给吹乾了。


 


风筒的声音在耳边呼呼响起,可还是盖不过声声响雷,每次窗外一亮怀裡的身子就会一缩,明楼再怎么后知后觉也该发现了阿诚会怕打雷的事实。果然还是个孩子,他抿唇一笑,吹乾了阿诚也没赶他下去,直接改吹自己的头髮,阿诚乖巧地靠着明楼,一脸戒慎恐惧。


 


结果一整个晚上风雨没停歇,反而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明楼走到哪阿诚就跟到了哪,将跟屁虫精神发挥的十足十。到了该睡觉的点,阿诚不是很想回自己房间,但是有鑑于明楼睡觉时不喜欢被人打扰的原则,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壮起胆子回房了。明楼看着阿诚彷彿壮士断腕的背影觉得有些好笑,又在心裡微微心疼着这不懂得依赖人的孩子。


 


没过多久,一声响雷噼下,明公馆的灯全灭了,好险张妈早就有备无患的准备好了蜡烛和油灯,还没睡的明楼在书桌上摸索了一阵子,让室内亮起一团微弱的光晕。


 


外头没听见哭声,但明楼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上到了二楼,推开阿诚黑漆漆的房间,就见床舖中间隆起了一团,阿诚抱着枕头躲在棉被底下,转过头来的眼眶裡还擒着一抹泪水要掉不掉的,一瞬间就扎疼了明楼的心。


 


他赶忙点亮了阿诚房裡所有的油灯和蜡烛,然后一步上前将瑟瑟发抖的阿诚搂进怀中,雷霆万钧,震耳欲聋,在阿诚心裡彷彿末日,偏偏在如此绝望的时刻,明楼又带着光芒来救赎了他,他紧紧抓着唯一的救身浮木,再也不愿撒手了。


 


阿诚抱得紧,明楼也用着要将人给揉进怀中的力度回抱着,他躺上了床,被子一甩盖住了彼此,随着外头的风声鹤唳,阿诚还在一抽一抽地哭着,明楼有些不捨的用大拇指抹去泪水。


 


「阿诚,大哥今天陪你睡好不好?」


 


阿诚的眼眸裡闪着又惊又喜的明亮,他伸手胡乱的抹了抹眼泪,点点头,又往明楼的怀裡鑽去,温热的气息撒在颈子边有些痒,明楼一边忍耐一边轻轻地安抚着怀中软软的身躯,就像在顺隻小动物的毛,他在一片轰隆隆的炸雷声中,清晰地听见了阿诚小小却有力的心跳声近在咫尺,和在朦胧之中声声迷煳的呼唤。


 


哥哥、哥哥、哥哥。


 


明楼垂下眼睑,在昏暗的灯光中看见阿诚颤抖的睫毛上带着泪珠,眼底下还有着乾涸的泪痕,他轻轻地印上一吻,带着怜惜和说不清的、被依赖的满足感。


 


晚安,阿诚。


 


明日,哥哥许你一个风和日丽。




 


TBC

评论
热度(52)
  1. 楼诚同人本宣传平台伪装者琅琊榜相关同人本宣传 转载了此文字
    楼诚二宣。
  2. 伪装者琅琊榜相关同人本宣传强摘的果实不甜 转载了此文字
    楼诚《任务代号 惊蛰》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