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身為一個能量心理工作者我相信共時性(容格)。

剛好我今天因為很多事情有感而發也寫了一些東西在plurk上,就藉此轉錄在這裡如下吧:


在跟夥伴們群聊的時候心裡也同時在感歎時間與人心的變化,從前覺得同人界必須謹守的不可能的鴻溝,現在也有了鬆動,而且是在自己想不到的方向。因為最近看到一些討論BL創作裡對於強暴是否應該設限,讓我想到好幾年前在某BBS站(現已不存)的論戰,是關於戀童描寫的。好像歷史再現。

我從前說過我有三不看:不看戀童,但有人讓我破例(竹宮惠子、坂井久仁江),不看SM,也有人讓我破例(本仁戾、池玲文),不看生子,也有人讓我破例(杉本亞未、河漢),只能說世事無絕對,有些探討這方面議題的作品你就是會知道它好。我個人並不嗜好強/暴情節(但定廣美香把強/暴描寫得很好),但對於創作我終究是站在不設限的立場,因為妳不知道有一天是不是會有朵奇花就是從惡之泥淖中開出來,讓我們去省思這些發生的事情的本質。

就像是站在療癒者的立場,我個人一直都覺得寶井理人《10 count》的情節設計是有危險性的,因為這部作品裡面的療癒者犯了所有療癒者都不應該犯的界限與錯誤,我很清楚那樣打破醫病平衡關係的互動會給個案心理造成多大的影響與創傷。尤其療癒者是心理的專業從業人員。但我還是隱約抱著一絲希望,希望寶井她在創作時是明白自己是走在怎樣的邊緣上,知道自己在畫什麼,知道自己藉由這樣扭曲的關係想要表達什麼。

但話又說回來如果她只是把這當做一個玩弄、實驗情/慾關係的梗,我也只能說好吧那就是妳的選擇而且大家都很喜歡,我們可以來看看大家喜歡的原因是什麼或想要滿足的點是什麼,畢竟沒有事情是沒有價值的不是嗎?

我只能說我喜歡同人與BL的原因永遠都是:它們對我而言都是試圖想要打破、顛覆或搖撼某些固定結構或思考的實驗場所,永遠都在邊緣用他者的身分提供我們截然不同的觀看角度,好比惹內的繁花聖母。在這個場子裡這麼多年,看過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驚訝、驚嘆或驚嚇之餘,最大的價值是把自己的容許度與角度練寬了,當然我也會擔心是不是有孩子們會受到「歪了」的影響,但這個場就是這樣的夢幻與渾沌,所以允許我們做各種罪惡、淫/蕩或是猥/褻的夢。

當然我的意思並不是說我鼓勵大家多多這樣創作(笑)而是我相信寫的人一定是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使用這樣的題材與情節,一定是有他想達到的目的(情/慾本身也是一種目的),就只是不批判不偏愛地去看所有存在的事情,包括那些創作。




林朵:

我曾聽說過一起略帶驚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為喜歡一對CP而混了某個圈子,入圈初期忙著與同好們交換腦洞、督促產出,倒是樂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種標準劃分成了若干團體,團體與團體之間先是互相瞧不順眼,然後升級為嘴炮攻擊,再就是演變成辱罵掐架,最後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勢。

 

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個樂子的朋友了,因為麻煩開始變的比樂趣多。想發篇短文就得披上小號,想點個推薦還得再三掂量。然而戰火愈演愈烈,圈子內苛刻的要求越來越多,以至於到了後期,碰過AB的人便無權再涉足CD,無差雜食都要被開除粉籍,類似的規則層出不窮,甚至還有專門的組織負責監視大家是否嚴格執行。

 

終於有一天,我那位朋友怒而刪號,撤了個乾淨。

 

當時我嘴賤調侃她沒能挺住,可她卻很認真地回答我:那些過於嚴苛的條條框框只是煩人,真正嚇人的,是當她發現自己在那個圈子里呆久了,竟然會下意識地認為它們的存在是正常的。

 

愚鈍如我,琢磨了好一會兒才弄明白她的意思。

 

這就是所謂的網絡時代。

 

既是最好的時代。借助網絡的力量,無論我們的興趣愛好有多冷門偏門,總能找到足夠的志趣相投者,通過網絡聚集在一起,不必再理會時空的隔閡。

 

也是最壞的時代。因為網絡的力量,我們能夠把意見相左之人通通擋在門外,只留一個完全符合個人喜好的世界。

 

那是個近乎於烏托邦的世界。

 

沒有爭端,沒有異見。

 

因為所有被允許存在於這個世界中的人,都說著相同的話,長著同樣的臉。

 

有沒有人覺得這樣的世界很可怕?

 

或許一開始大家的思考並不完全一樣,但當足夠多的觀點類似者聚集在一起,多數碾壓了少數,盲從成為了習慣,沒有不一樣的聲音,也不再允許發出不一樣的聲音時,主流觀點便成為了真理,沒人會質疑,沒人敢質疑。

 

隨著加入同一陣營的人愈多,這種權威的絕對性就更會被愈發強化。每個身陷其中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想:沒錯,我是對的,因為周圍所有人都在認同我。如果這個世界上存在跟我認知不一樣的事物,那它一定是錯的。

 

哪怕這所謂的“ 所有人 ”,大部分時候其實只是那抱團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

 

但也足夠填滿單個人有限的感知範圍了。

 

這大概也解釋了,為什麼網絡上不同陣營的群體衝突總是爆發的那麼容易。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絕對的正義,又能召集足夠的小伙伴“同仇敵愾”,那麼理直氣壯地燒死那些“異端”,也就不足為奇了。

 

當然以上現象遠遠不止局限於同人圈,在如今這個網絡時代,恐怕已經沒有什麼圈子能完全避開這種群體氛圍。只不過很不巧,同人圈恰好是體現這種“群體單一性”的重災區。

 

因為在踏進某個圈子之前,參與者的喜好特徵就已經被篩選過一遍了,鏈接的基礎早就自動打好,偏向極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

 

於是我朋友所經歷的類似事件也會持續地循環下去。

 

說真的,這挺可怕的。

 

參照自然法則,太過單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長期維繫的,真正的活力來源於復雜系統內部的平衡與博弈。

 

而正是這種妥協和包容的能力,才讓我們能夠擁有一個多姿多彩的世界,才讓我們能在那個總是磕磕絆絆的現實社會中心平氣和地活著。可當我們身處同人圈,太容易獲得認同,太容易消除異見,不再需要感同身受、求同存異的時候,我們也就很容易失去這種能力。

 

這值得警惕。

 

我們曾以為自己的世界會因為接觸網絡圈子而變得更加廣闊,但事實上,成本極低的隔離卻在不斷造就多元性的消失,讓我們的視野變得愈發狹隘,心性變得愈發暴躁,忘了所謂圈子形成的初衷,只不過是一種愛好,而不是被混淆什麼邪教。

 

畢竟,圈子內外所劃分的,只是不同,不是是非。

 

否則原本愉快的圈子,就會逐漸演變成讓人喪失警覺的隱秘圈套。

 

每分每秒,都在試圖把參與者的心智勒的更緊,綁的更牢。

 

而最可怕的是,你甚至都不會覺得,自己有掙脫的必要。


END

-------------------------------------------------- --------

此文為我為同人圈的紛繁現象所做的《同人是個什麼圈》總結系列文之一,如果有誰對該系列其他文感興趣,請移步如下:

(1)《同人寫作,一場注定要分手的戀愛》 ——論同人寫作的熱情與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為海》 ——論同人寫作的質量與熱度關係

(3)《成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觀》 ——論同好交往之基礎

(4)《多寫了三五篇》 ——論同人寫手們期待回复的夢想與慘狀

(5)《小透明》 ——論冷門寫手之悲苦處境

(6)《譯者之歌》 ——向同人圈的翻譯們致敬

(7)《當我們談論AU時是在談論什麼》 ——對AU類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論同人寫手與青樓姑娘的相似性 ——對同人寫手的狀態及處境調侃

(9)《勿忘初心,方得始終》 ——對同人寫作的初心探討

(10)《圈子與圈套》 ——論同人圈的愛與狹隘

评论(1)
热度(16566)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