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衍生][琰殊琰] 鴻雁聲斷天際渺 (2)

注意1:此文不會貼完,供出本試閱,請參考。對面家的如果有人想買就請在評論嗷一聲,我想辦法。

注意2:配對就是像標題貼的那樣。攻受無差,僅標順序而已。

注意3:這可能會是我個人小小的《琅琊榜》三部曲計畫的第一部,第一部琰殊琰,第二部藺蘇,第三部是藺靖(構思中)。我這裡信邪教,千萬不要來跟我吵我對配對不忠或跟我戰CP,感激不盡。


----------------------------------------------------------


霓凰許嫁一事,林殊倒是不置可否,只輕鬆說:「若霓凰嫁我,我們仨便不用分離了,她跟我一起,總比嫁給別的世家子弟強。」

「你喜歡霓凰?」他問。

「當然,難道你不喜歡她?」林殊不假思索答道。他想起母親的話,皇室貴冑互利互榮之下絕無僅有的幸運。他掀動嘴角:「怎麼不喜歡,霓凰與我們相交已久。」他有點摸不清林殊的心思,林殊到底知不知道成親的真義。此時林殊又說:「若你我之間有一人為女子,今天成親的還不知道是誰跟誰呢。」說完便自顧自哈哈大笑,「現在這樣也好。」

不知此為戲言,或別有他意,他不禁浮想連翩:若林殊為女子,他娶得到林殊麼;若他為女子,則林殊會選擇他,還是霓凰?

「不過……」林殊用眼角睨他:「這個你問我可以,別在霓凰面前提起。」「為什麼?」他迷惑問。林殊眨眨眼,肘擊他的肩頭一下:「說你水牛你還真是頭牛,霓凰好歹是女孩子啊,會不好意思的吧?」

你就這麼了解女孩子的心思?他突然發覺林殊不知不覺間懂得很多他不懂的事,也或許已經跟女子有過……想到這裡他不禁面上有些發燒。

「想什麼?臉那麼紅。」林殊懷疑地斜睨他:「莫非……你對霓凰……是想娶她的那種喜歡?」他聞言慌忙一連迭搖手,原本圓滾滾的眼睛瞪得更大:「不不不,不是!」只能一個勁兒否認,他怎能說出自己心裡歪到天邊去的想法。「我想也是。」林殊哈哈笑著把手搭在他肩上:「你這頭水牛啊藏不住心思的,心裡想什麼都寫在臉上。」把臉湊到他的面前,那麼近,好像那溫熱的呼吸都要噴上他臉頰,弄得他臉龐麻麻癢癢的。

那氣味與體溫他再熟悉不過,就像他自己的一樣。

他突然沉靜下來,覺得心裡的事非得好好告訴對方不可,他鄭而重之地說:「小殊,恭喜你,可我或許無法參加你的婚儀,因為父親命我赴東海練兵。」雖然錯過兩位摯友的人生大事他非常遺憾,但不知怎的同時內心也紓了口氣,對於參加他倆的婚禮,他隱隱有些許無法解釋的不情不願,或許是看見自己兩個最好的朋友,因婚姻而締結起一種不同於自己的、牢不可破的關係,像把他排除在外似的,顯得他形單影隻罷。

他看見林殊靠得極近的臉有那麼一瞬間僵住,甚至有種即將扭曲的錯覺,但下一刻林殊又如同往常笑瞇了明亮的眼,摟過他的肩膀輕輕鬆鬆朗聲說,他覺得自己真是看錯了:「聽說東海有很多珍珠,你回來時,記得給我帶幾顆當彈珠玩兒。」

「好。」他笑著應承,把東海珍珠當彈珠玩,也只有他金陵小霸王有這等玩心氣魄。林殊說著,在他眼前用拇指與食指比畫了一下:「起碼,也得有雞蛋那麼大的。」

「雞蛋那麼大!」他睜圓眼睛,啞然失笑,「小殊,別鬧了,哪有這麼大的。」林殊咧開嘴嘻嘻笑:「開個玩笑嘛,那就給我帶個……鴿子蛋那麼大的吧。」聞言他不禁用眼角睨向這個一向說風是雨的好友,搖搖頭一副拿對方沒法兒的樣子:「好好好,都依你。」

林殊就這麼一直笑著,眸子燦亮燦亮,不曾離開他的臉龐。

 

「母親,聽聞您早年曾隨林帥在外遊歷,見多識廣,可知東海哪裡產的珍珠最大最美?」在例行進宮會見靜嬪時他問,縱然是給林殊玩的,可既是要送給摯友的禮,總不能敷衍潦草,好歹得體面。靜嬪訝然,她明白兒子心性,從不喜奢華之物,這回突然開口問大而美的珍珠,事必有因,她溫言道:「怎麼突然問起珍珠,作何用處?」

他沉吟了一下,母親一向極疼愛林殊,如果直接說明緣由,只怕她又要費心勞神;這是他自己要送給林殊的禮物,不想給母親添麻煩,便隨口說:「是要送人的。」

靜嬪突然正色,轉過頭來深深看進他眼底,嚴肅裡又有溫柔:「景琰,你可是有意中人了?」又自顧自接道:「看你平常沒什麼機會接觸女孩……」突然臉色丕變:「難道……你喜歡霓凰?」

「母親!」他啞然失笑,怎麼母親跟林殊都問同樣的問題,「我視霓凰如親妹,她與小殊結秦晉之好,我很歡喜。」靜嬪伸過手來輕柔地握住他的手,身上馨香混合藥草、香料的味道傳遞過來,是令他安心的親暱氣息,「景琰,母親不是反對你有心上人,可像小殊霓凰那樣幸運的皇親世家,鳳毛麟角,只怕你受傷失望,也擔心你辜負人家。」

他有些摸不著頭腦:「母親何出此言?」

靜嬪笑得隱隱有淒然之色:「你可知贈人珍珠,是什麼意思?」

「孩兒不解。」他瞪大眼睛,心頭雲裡霧裡,卻有些什麼在底下蠢蠢欲動。

「何以結相思,雙珠玳瑁簪。」靜嬪垂下流光橫溢的眼眸,吟誦之聲如羽毛般的嘆息,消散在風中,「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璫。雖潛處於太陰,長寄心於君王。景琰,你還不懂麼?」

 


评论
热度(20)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