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衍生][藺靖] 夢裡寒花隔玉簫(1)

服用前請注意:依照之前設計,本作接續前作《鴻雁聲斷天際渺》,走雙未亡人路線,也就是說,梅長蘇死了,特此防雷。我知道很多人的藺靖都寫得非常好,我無法及他們於萬一,所以決定棋走險招,來點不一樣的,或許看起來很不像大家印象中的藺靖,然而我相信愛有很多種形式,也只有在愛中的當事人知曉箇中冷暖滋味。

本作不會貼完,全文收錄在七人合本企畫《相愛的七種設計》中。


---------


梁渝北境之戰結束好一段時間後,禮部例令赤焰一系的例祭又將到來,蕭景琰才能強迫自己去到林氏宗廟,解下自己親手為林殊牌位蓋上的紅布。

於是林殊又死了一次。

他也是。

解下紅布時才看見,此前他與林殊重新相認後不久,相隔十三年他終於親手交給林殊的那顆大如鴿卵的珍珠,竟在牌位前面,兀自流轉滴溜圓潤的光輝。

原來林殊早已經知道自己再不會回來。

他頓時胸口劇痛,神魂俱散。豐神颯爽的銀甲少年與病骨籌算的布衣謀士,此時才完完全全重疊在一起,不論是賭上家族與戰士的尊嚴,還是為了那句從未改變過的承諾。

「我說過要許你一個河清海晏,太平盛世。」

那時他們相顧無言,立於城牆之上,獵獵大風撲向他們的面頰與衣袂,他深深吸進冷涼的乾燥空氣,感覺到林殊幻化成的梅長蘇確實離他遙遠,不再相擁親吻,然而那脈脈情意恍如溶在土地吹來的風裡、花草樹木裡,甚至冰冷城牆的每磚每瓦裡,竟如大音希聲。那張他怎麼也看不習慣的陌生臉龐正對他綻出一個熟悉的微笑,卻是渺遠而了然。

「我也是有私心的。」林殊,或說是梅長蘇這句話的口氣近乎玩笑,「我當然希望自己在你心中留下最美好的樣子。」然而他到現在才真正體會這句話的深情與苦澀。

這十三年來,你究竟遭遇了什麼,小殊。

自林氏祠堂回來他就病了,雖不是無法起身的大病,卻終日懨懨,飲食極少。靜貴妃焦急萬分,蕭景琰卻不願見母親。從十三年前那天,母親聽聞他道尋得珍珠卻無人可贈,隨即掩面痛哭後,他心裡明白,母親或許是這世上唯一真正了解他與林殊感情的人,也正因如此,他無法讓母親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不想讓她擔心、讓她覺得無奈無力,更怕看到她含淚的雙眼,內心真正的傷又會被刺痛到最深處。

或許林殊面對他時也是這般心情。

高湛在梁帝身邊久待,心腸水晶般通透,明白太子的病並非尋常藥石可解,並不積極勸服太子勤召太醫,只是靜待時機。不久終於給高湛等到了,瑯琊閣少閣主藺晨在渝國戰後隨軍回到京城。以藺晨的身分,大可直接脫離軍隊逕自回轉瑯琊山,根本不用把牢什子的回朝覆命放在眼裡,此番歸來必有要事且與梅長蘇有關。此時藺晨也透過渠道向高湛表示想私下見太子一面,兩相接觸之下自是沒有不成的。

只不過,見不見藺晨,蕭景琰有些猶豫。如果當初沒有藺晨在城牆上向他保證梅長蘇沒有大礙,蕭景琰斷不會答應讓梅長蘇去北境千里徵戰。可是話也是他自己說的:若是能讓藺晨來給自己證明,蕭景琰就必須允許梅長蘇去北境;說到底,他還是給自己下了套,低估了林殊的執拗倔強,自少時就一點兒沒變。此次若非藺晨說有物事相交,蕭景琰可能不會應允相見這個畢竟欺騙過自己的人。他始終摸不透,藺晨對於梅長蘇是何想法。

他們特意約在梅長蘇此前在金陵所居的蘇宅見面,大約是江左盟在京城的人時有照看,雖無人居住,卻纖塵不染,只是久無人氣,宅子硬是泛著幾分冷清寂寥。此時華燈已上,四下闃無人聲,唯有皎潔明月將竹影投在廊廡之上,綽約搖動。蕭景琰吩咐隨從皆在門外守著,藺晨果不其然隻身前來,翩然落地悄無聲息,如月光凝成的一道清影。

蕭景琰只在城樓上見過藺晨那一次,並不很喜歡他話尾裡滿不在乎的語氣,以及上揚彷彿傲然不屑的眉梢,讓人根本分不清他到底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難以捉摸的刁鑽倒是跟林殊小時候有一丁點兒相似,只不過林殊面對他時總是認真居多,當林殊開始扯開話題時他很明白是林殊不想跟他談這件事。

然而藺晨,他摸不透。

藺晨不顧那些俗禮,只執扇拱手,也不敬稱太子,只用舊稱:「靖王殿下安。」一副認識蕭景琰許多年的樣子。他見藺晨去了趟北境後,多出些許滄桑的味道,也瘦了些。

藺晨從懷中默默取出一隻白玉小罐遞向蕭景琰,語氣淡淡的,沒有之前上揚的輕挑:「這是長蘇囑我交付與殿下的東西。」蕭景琰接過打開,裡頭竟是白色泛黃的碎塊粉末,他頓時愕然,藺晨也只是輕輕說:「他中毒多年,淬入骨髓,雖經拔除,骨髓裡依然殘存些許寒毒,顏色自然不會像常人那樣白。」

「這⋯⋯這是小殊⋯⋯?」蕭景琰雙手顫抖,臉色發青。「怎麼只有這麼一點?難道他⋯⋯竟耗損至此?」他不禁望向藺晨問。

「若非長蘇臨終囑託,我連這一點都不願意分給你。」藺晨的聲音冷徹心肺,「我爹施盡瑯琊閣所有絕學,我費盡心血留住他的命,整整十三年,結果他為了給你一個河清海晏的大樑,都賠上了。」

「那你當初為什麼要來見我,要替他作保?如果不是你⋯⋯」「如果你真的珍惜他,怎麼樣你都不會讓他去打渝國,又何必我一句話?」藺晨凌厲打斷他,「親手送他去死的是你,現在他把命給了你,」末了忿忿地說:「連死了都要跟你一起。」

「小殊⋯⋯」他聞言如遭雷殛,暈厥過去。


评论(2)
热度(23)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