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衍生][藺靖] 夢裡寒花隔玉簫(2)

服用前請注意:依照之前設計,本作接續前作《鴻雁聲斷天際渺》,走雙未亡人路線,也就是說,梅長蘇死了,特此防雷。我知道很多人的藺靖都寫得非常好,我無法及他們於萬一,所以決定棋走險招,來點不一樣的,或許看起來很不像大家印象中的藺靖,然而我相信愛有很多種形式,也只有在愛中的當事人知曉箇中冷暖滋味。

本作不會貼完,全文收錄在七人合本企畫《相愛的七種設計》中。


---------


悠悠再次醒轉,蕭景琰已在他的舊宅靖王府裡的房間,熟悉的氣味瞬間把他帶回十多年前,林殊越牆穿窗在這張榻上與他纏綿,那時他們年少,無知、衝動,沉溺在即將被撕裂分離的愛欲裡。他轉頭,眼前模糊瞥見桌前一抹白衣身影,黑髮如瀑寬袍廣袖,他幾乎就要脫口而出:「小殊⋯⋯」那身影轉過來才看清是藺晨,他驀地噤口。

「長期憂思,鬱結在內,飲食失調,四肢無力,加以一時悲極,肺氣閉塞不通。身體裡頭有些地方簡直跟死了沒兩樣。」藺晨正把陶壺中的汁液倒入碗內,清冽草藥味瀰漫開來。「你們這些朝堂之人,都是這樣。長蘇也是,不管我怎麼帶他去遊歷,他滿腦子都是天下情勢,改不了。」

「為什麼⋯⋯」他吶吶說。

「在某些事情上我還是感謝你。當年長蘇拔毒,喊的都是你的名字,若非景琰二字,他恐怕熬不過來,我也不會與他有這十三年的相處。」藺晨熟練搬弄手上的什物,語氣依然淡淡。

「你應該恨我才對。」蕭景琰沉鬱地說,有些自暴自棄。

「我是恨你,」藺晨把恨字說得宛如事不關己的漠然:「恨長蘇最掛念的人是你,恨長蘇為你捨去性命,臨終還囑託我照看你。但我更恨我自己為什麼沒有把他打昏也要帶他回瑯琊山,別去打什麼渝國,管你勞什子蕭家天下。」藺晨順手把搗鼓好的藥汁遞給他,他接過也不疑有他立刻仰頭喝下。

「不怕我藥死你。」藺晨看著他都快喝光了才說。

「怕什麼,沒有小殊,活著也沒有意趣。」一飲而盡後他把藥碗遞回給藺晨。

「你果然跟長蘇說的一模一樣,榆木腦袋直腸子,無趣。」藺晨那股不屑的語尾好像又回到舌尖。

「看來他跟你說了很多。」

「這世上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藺晨坐在他榻前,那派閒適彷彿這兒是瑯琊閣少閣主書齋而非大樑金陵靖王府。「是我隨同我爹為他拔毒,拆解他每一寸筋骨皮膚血脈,是我陪在床榻前聽他說了一遍又一遍他從小到大所有事情,是我照料他的身體成就我如今的醫術。」大約是醫者本色,任何身體不適的人在藺晨眼中一律皆是需要照顧的病人,全無高低貴賤:「我明白朝堂後宮所有事情,更極早就認識你,他說的十句裡八句都有你。我連他五歲拉你去掏御花園樹上的鳥窩都知道。」

說完藺晨看見躺在榻上的蕭景琰表情木然,臉頰上卻畫下兩道淚痕,也不說破,只靜靜等著。小半晌蕭景琰輕聲道:「這些年他到底遇到了什麼。」

「你應該明白他不想你知道。」

「藺少閣主。」他慢慢轉過頭來,野鹿般的眼睛泛著淚光,明明是徵戰沙場的武將,雷厲風行的太子,但那雙眼睛⋯⋯藺晨想起梅長蘇常說「景琰的眼睛很美」,有次煩不過反駁:「有那美人榜上的雲飄蓼美嗎?」而梅長蘇總是斂眉淺笑:「你不懂。」

他藺晨是不懂。

「我想知道,小殊到底經歷了什麼。」蕭景琰依然用那雙美得驚心動魄的眼睛注視藺晨,那眼裡有某種超越世俗價值的東西,讓參透世間萬機的瑯琊閣少閣主幾乎要望見世上還有些是永恆不變的。然而年紀輕輕就看遍朝堂江湖的藺晨有種他自己也沒能察覺的傲與孤絕,他深信少時見到身受重傷奇毒的赤焰軍少帥後,就再沒有任何一個人事物能入得了心。

「那些經歷是屬於我的,屬於梅長蘇與藺晨的。」藺晨冷冷地看著那雙美麗的眸子陷入絕望的黑暗裡,他是林殊的摯愛,然而梅長蘇,不能再被人拿走,即使那人是蕭景琰,即使那人用那麼純美又絕望的眸子看他。「就跟他的骨灰一樣,我也擁有屬於我的,梅長蘇的那一部分。」


评论
热度(3)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