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維勇維無差] Kiss, Kiss, Kiss(2)

本篇時間定在第七集,ISU Grand Prix Cup of China FS 結束當晚。都是心理描寫。

後面還會剩下一點不會貼完,本篇完整無料將在台北CWT45(02/04-05)V03【人機同步】發放(非常謝謝賀谷與向哥,他們的東離劍新刊請多多參考~~)。
但是本篇後面沒有H沒有H沒有H,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為了斷後路所以來說一下,YOI新刊包括本篇,全部會在04/29台北YOI ONLY「氷上の旋律」首賣,作為我(與一些好姐妹)跳坑的紀念。CWT45的無料基本上就是宣傳啦,買書還是看得到的。



-------------------------------------------



他想要這個人,想要這個人跟他在一起。
不管那是什麼。
這份渴望對勇利而言既羞恥又強烈,他弄不清這是怎樣的一份情緒,其中又含有什麼成分,但顧不上那麼多了,這想望的本身如此離奇,他朝那原本不可能之物伸出了手,像一個確信自己會抓到桌上玻璃罐裡繽紛糖果的小孩。
不管那罐子會不會被他拽下來摔破。
是你把我變成這副奇怪的樣子,讓我變得跟從前完全不一樣,任性不知分寸,讓我再也不認識自己,糟糕的菜鳥教練維克托,你要負責。
這些心聲無法付諸話語,只能隨淚水流出來,在臉頰上縱橫。維克托的表情從驚慌失措變成舉雙手投降,在模糊的視野中,銀髮反射的光越來越近,終至他被擁進一個熟悉的溫暖懷抱。聞慣的古龍水香氣,毛呢真絲與小羊皮手套的馨暖,令人安心的胸膛與體溫。羽毛般的吻落在髮際額前,輕柔而不真實,勇利哭得更兇更不受控制。結果還是用這招啊……笨蛋維克托,難道你們俄羅斯人只會用伏特加與親吻解決事情嗎?
安撫的手勢有些凌亂無措,身體接觸的部分傳遞過來的感情卻格外顯得真實無虛。勇利理智上一直知道維克托永遠認真,只是總無法切實感受到。或許他是下意識不願去感受吧,當一個人純粹地給予你時,要怎麼去接受,才能讓自己相信,才能不害怕失去呢?
「勇利……勇利……」維克托輕輕搖晃摩挲著勇利,像是把他當成馬卡欽似地寵愛。勇利突然笑出來,眼睛還在簌簌流淚。又哭又笑,莫名其妙,他覺得更加滑稽,卻也有很多事情不再重要,世界輕盈透明起來,一切如在雲裡霧裡,同時也更清楚了。
直到上場前他們都沒再說任何一句話,彼此都在解讀咀嚼當下的氛圍與關係,不說話也很好。離開維克托到冰場就定位前,他突然好想碰一碰男人的髮漩,對方最在意的弱點,再次確認他與這個從神幻化成的凡人的親密。維克托.尼基弗羅夫,曾是他的神,是個在意自己髮際線的,莽撞跑來當他教練,愛吃鄉下豬排飯,擁抱哭泣的他的二十七歲滑冰選手。
那麼笨拙的,若能稱之為愛。
這些只有他知道。
我想變得更強,我可以變得更強,我可以超越維克托的想像。
因為那個從雲上下來的人,在場邊等我。
奔回K&C區時維克托反而化身成馬卡欽整個人向他撲來,勇利只記得炫目燈下亮若燦星的冰藍眸子,壓倒性的懷抱,以及印在脣上柔軟乾燥的觸感。
「要比勇利更讓人吃驚,除這方法外我想不出別的了。」維克托一派理所當然,得意地說著孩子氣的話語,勇利不禁苦笑,更多是脹滿胸臆的安心與確信。銀髮男人的眼與心宛如明鏡,清楚率真地映照出他的所有。
如果他懷疑,反映出來的就會是動搖。
如果他愛,反映出來的,就是愛。
所以他不能不純粹不勇敢。
賽後應付媒體又是一陣折騰,勇利見識到練成人精的維克托是如何長袖善舞、鼓起如簧之舌把記者唬得一愣一愣、天地顛倒,簡直跟他的溜冰同樣堪稱最高藝術。兩人好不容易擺脫後溜到海淀名餐廳大啖羊肉,回到飯店,維克托依例喝個半醉,洗完澡頭髮還半溼著就在床頭眼眸半闔倚上勇利肩膀上傳羊肉照片,最後索性耍賴抱住他。勇利被赤裸的胸膛烘得臉頰發燒,心裡暗暗好笑這俄羅斯人是不是從小欠缺肌膚撫觸又來撒嬌討抱。不過他現在不是忍受,而是打從心底覺得這男人可笑可愛。
居然用可笑可愛來形容萬人迷的冰上帝王,他絕對是哪根筋接錯了。
回過神來,維克托正和他面對面盯著他看,近得可以感受到溫熱鼻息撲在臉上,飯店的沐浴露香味混合體嗅,淺色虹膜是漂浮在宇宙裡的星球,氤氳柔情,裡頭的醉意彷彿可以透過目光傳遞到他眼裡。那眼裡看見的是什麼呢?是獲勝的成就感?還是被自己的4 Flip驚嚇過後的滿足?還是在我身上找到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東西?
彷彿要延續冰上那個匆促的吻,維克托輕輕一偏頭,把脣疊在勇利的脣上。
維克托又醉到失神了,這是勇利腦中的第一個想法,心臟卻不受控制開始加速跳動,喉嚨發緊。他很清楚,這基本上跟馬卡欽撲上來用舌頭亂舔一氣他頭臉弄得溼答答沒兩樣,但維克托的親吻溫存纏綿,跟馬卡欽的熱情天差地遠。
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嗎?維克托。

评论(4)
热度(26)
  1. 我家阿雕兄回來啦ヽ( ´w` )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