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畔》随感其一

存著看。

蜜三刀這筆名真絕了,一罈子蜜糖裡夾三把尖刀,死都死得甜。

謝謝kaku告知說是一種甜點名稱,但看貝湖這故事時是覺得又甜又尖利刺痛,故有此連想。

也很愛波妞。


**

愛情永遠無法解決任何事情,偏偏人們都把許多事情寄託在愛情上。

「偶然間心似繾,梅樹邊。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由人願,便酸酸楚楚無人怨。」

有很多時候我是羨慕莒哈絲的,活了那樣久還能盡性去愛。因為人活久了,就會油條,顧忌算計,狡獪自私,想著自保偷懶,絕不受傷,不露醜態,絕不讓自尊蒙一點灰塵。

更別說放在地上給人踏。

寧願孤獨死也不願醜死不堪死。

然後就變成了一個這樣討厭的大人。

雨柠:



这是送给 @蜜三刀 太太的表白,感谢您带来这么大气美好的故事~


也感谢 @波妞Ponyo_w 姑娘,二刷《贝湖》是听有声书,声音和配乐都非常动人,爱不释手~


还有评论里的姑娘们,文后刷评真是受益匪浅~


 以下正文


————————————————




2015年《贝湖》火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旋律,一经入耳,美得沉醉,歌曲有种哀婉的缠绵,像一首缓缓流淌的诗。岁月如云,现实中各自的追求让相爱的人渐行渐远,温柔的过往依然美好纯净如初,那些逝去的深情却飘忽得如同幻梦。我愿意把它理解为开放式的结尾,总有一天,多年的跋涉让人懂得,外面的一切终是抵不过内心的归属,如果有一个人能让你找到真正的自己,那里便是港湾。我因为这首歌点开了蜜太的文字,在这里找到了期盼的故事与向往的感情。


 


【起】


一直以来,谭赵最容易被类型化,尤其是电视剧第一季所展现的寥寥几笔,谭总被片面框定在大鳄的位置上,几乎不见在其能力、手腕、背景等方面的描绘,甚至性格刻画都非常模糊;赵医生的形象本该是很有层次感和反差萌的,但剧集展现他工作中的不苟言笑和生活中的放浪形骸都比较简单粗暴,像是把人设强行告诉你,没有形成一个自洽的链条。


也许是因为我没读过《欢乐颂》原著,长久以来感知这两个人物的魅力全靠谭赵文的塑造。蜜太严谨地摸索了一条谭赵HE的路径,在这段感情背后更是写出了对社会诸多领域的思考和非常大气的情怀。《贝湖》的谭赵是我最乐见的私设,蜜太把这段感情推至深刻的层面,让人清晰地感觉到这两个人不是因为恰巧一同出现在《欢乐颂》里才相爱,而是基于他们本身的必然。《贝湖》展现的是现代版的灵魂伴侣,这是足以和楼诚比肩的塑造。


 


先来看看蜜太选取的时间线。故事开始于2011年秋,目前主要发生在风云变幻的2012年。政治上,香港回归十五周年,特区政府换届,11月中央大换血,牵动着党政经诸多大动作。经济上,人民币准备国际化,财政部在香港发行国债,金融发展局和汇丰都希望通过明家搭上谭家的线,谭宗明出面为盛煊站台。医疗上,史塞克预备收购创生,美敦力预备收购康辉,与赵启平切身相关的骨科器械市场的全球布局将发生新的变化,而谭宗明致力于涉足医疗和威高融资。如果不是《贝湖》,我大概永远不会把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可现在看来,这段时间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要让他们发生一点故事。


再看谭赵的背景设定。谭家第一代是开国功臣,爷爷一员大将,奶奶是显赫人家的小姐;第二代,父亲高瞻远瞩经营家业,母亲舞蹈出身;第三代铺得很开,兄长扎根航天科工,谭宗明跻身金融。这种深厚的红三代的背景让“大鳄”这个地位具象化且颇具说服力。开篇只知谭家根深叶茂,其经济和社会地位则是在故事的展开中通过详实的历史考据和金融方面的描写一步步揭示。这样的家族和阶层或许我们一生都难以接触,要想还原他们的世界并不现实,但《贝湖》让我感受到蜜太最大程度的尊重。


赵启平生长于书香门第,父母都是教授,一个主业计算机,一个主修声乐,这样的家教赋予他严谨的专业素养和艺术的底色,也让他有了一种只要把专业做精做纯的理想主义。蜜太为他设定了核物理先驱赵忠尧老先生作为堂亲,和谭家明家比起来,赵家境界不低,但多少还是有点小门小户的味道。


 


写相识,自然是为后面的相知相爱做准备,《贝湖》中规中矩延续了《欢乐颂》里赵启平托安迪找施主的桥段。事实上,情节的新奇远没有它的说服力和合理性来的重要,之前写过一篇分析衍生角色相遇的文章,很多姑娘在评论里强推《贝湖》,其实那时候我已经觉得以安迪为桥梁的相识,《贝湖》是我读过的最顺理成章也最精妙的版本,好到不知怎么落笔,现在终于斗胆对此做个完整的分析。


谭宗明幼承庭训仗义疏财,他以战略者的眼光审时度势,这个时节适逢涉足医疗领域的绝佳机遇。第一附院是上海前三甲,凌远的医疗改革名声在外,加上谭宗明感念于赵启平募捐的诚意,小赵医生在出现之前其实已经自带光环。


诚然,谭宗明和赵启平从身世经历方方面面来看都是才俊翘楚,有着相当的眼界、学识与才气,他们虽然处在不同的圈子中,但正如蜜太所言,聪明人在各领域一通百通,他们具备作为两个个体平等相爱的基石。但是,赵启平在感情世界里可谓一匹野马,没有结实的缰绳不可能留住他的心;谭宗明亦是游戏情场的高手,除了和明韵的一段感情,其他皆是来去匆匆蜻蜓点水。无论友情还是爱情,这样两个人都能让对方如沐春风,却鲜少深交,是最不易真正打开心扉的类型。


聪明的理性人往往会下意识观察分析刚刚认识并且可能进一步合作的陌生人,谭赵之间,激赏从第一次见面就深深种下。第一眼,年纪轻轻眉清目秀的赵启平让谭宗明眼前一亮,小医生面对大总裁有礼有节,不卑不亢,交出的注资说明可圈可点,整个人的能力和气度令人心折。赵启平同样真心欣赏风度翩翩的谭总,这样有心有力有格调的施主,他求之不得。赵启平的自我认知清醒稳固,有一种不可动摇的自信,可当他在谭宗明面前咬着唇笑,亮闪闪的眼睛难掩兴奋的时候,他显然因为谭宗明的认可而感到愉悦甚至骄傲,这其实就是他对谭宗明最大的认可。


 


相识的愉悦到了续摊约酒的地步,安迪的诧异足以证明他们此时的举动已经算得上剑走偏锋了。基于相匹配的能力和才华所沉淀的好感对一段关系而言,比惊鸿一瞥的冲动更加稳固,这种欣赏能带来继续交流的热情,而真正让他们把对方区别于所遇到过的其他精英人物,是紧接着的酒吧献唱。


我想,赵启平唱起《贝湖》的本意大概只是选了一首深情缱绻的歌,至于撩不撩到对方,此时都是玩笑话。他没有想到这段优美哀伤的旋律会冲开谭宗明的记忆和心防,所以他也不会明白谭宗明回敬的《红莓花儿开》背后有怎样非凡的意义。


很少有人能在和赵启平的第一次见面中见识到相对完整的他,过硬的专业技术,细致缜密的心思,知识分子的小清高,收不住的小骄傲,还有酒吧里如鱼得水的洒脱甚至深情,谭总有幸一览无遗。更少有人能刚刚相识就让谭宗明开口唱歌,尤其是唱一首祖父母之间的情歌,这个晚上,八面玲珑完美到头发丝的谭宗明,在赵启平面前袒露了柔软的甚至有些稚拙的自己。


 


 


【承】


对久经沙场的谭宗明而言,片刻欲望冲动比不上长期业务伙伴关系带来的好处,他本质上还是个精明的商人;对收放自如的赵启平而言,谭宗明不同于他交往过的任何莺莺燕燕,他没有把握或精力去触碰这样的深潭。他们经历了一次棋逢对手的相识,凭借本能来了一场针尖麦芒的互撩,彼此都动了心思,也会不约而同选择冷静地分开。


我个人理解,至少在最初阶段,谭总打一两个关心的电话,甚至在雪山事件中对赵启平有救命之恩,都是出于乐于维系合作关系并在能力所及之处帮人救人。从谭宗明打消赵启平对山参的顾虑就能看出,他用的还是待人接物的常见路数,是他对待朋友的仗义和混迹商界所习得的人情练达。赵启平当然不会天真到就此认为谭总陷了情网,一直以来,他的骄傲和通透让他有一套强大的自我保护机制,他太明白谭宗明是最好碰都别碰的人,所以这种机制激发了他过度的紧张,生怕任何一点点牵扯或亏欠把自己置于不能掌控的境地。


要让谭赵相爱,光是一时惊艳和共同品味远远不够,蜜太所铺陈的交心过程显然更经得起推敲。在他们彻底敞开心扉面对彼此的过程中,我认为关键性的事件有三个。


 



  • 其一,赵医生医闹事件。


在此之前,虽然谭宗明和赵启平都尽量避免会让两人关系失控的接触,但是客观上,谭总踏足医疗行业的决心导致他频繁接触凌远和中间人赵医生成为必然;主观上,自从赵启平因善款问题被谭宗明当头棒喝,他终于敞开心扉,倾尽所学,他们的交往也由此变得更加坦荡舒适。爱情故事总是要将主角放在能够充分了解彼此的平台上,毕竟人人都有闪光点,而只有这样的空间才能让这些闪光点有被发现和被珍惜的可能性。医闹事件里,谭宗明最终能撼动赵启平的防线,正是基于这些进一步接触中对他的了解。


感情世界,聚散从来由不得人,爱情一旦滋生,恐怕是最身不由己的事。相互吸引的人之间会有一种奇妙的气场,凌远都看出了端倪,赵启平不会知道自己动了感情,其实在告知相亲对象谭宗明已经定亲的时候,他已经情不自禁开始把谭宗明划到自己身边进行防御。相应的,谭宗明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处理这个爱情萌芽的方式非常能反映两个人的性格和身份,而站在我们的视角,更容易理解赵启平的选择。赵启平第一反应是退,其实之前之后,他在与谭宗明的很多感情节点上都是出于自卫和成全想要退开一步,他可以随心所欲地玩,可他不能决定结果。这种时候,他既害怕过多交集让自己越陷越深抑制不住,也害怕别人说他背靠谭家走捷径,践踏他遇到谭宗明后格外敏感的自尊心。相比无可预知,或者说根本可以预知就是一片荆棘的未来,他宁愿守住自己有把握的一亩三分地。


谭宗明不同,他站在相对高处,有足够的耐心步步为营,甚至可以说,更大程度上是他在把握这段感情的走向。谭宗明心疼赵启平的倔强,又气恼他冲着自己牙尖嘴利却不肯面对,当他意识赵启平是那个对的人,就直截了当告诉他,非你不可。谭宗明从来懂得什么该争取,该怎么争取,他所求是以真心换真心,既然要定了赵启平,就不会也不甘心用套路。初吻来的仓皇而迷乱,但谭宗明非常清醒,他面对着醉醺醺的赵启平,干脆利落地截断他妄图借酒放纵的心思。我要的是一辈子,不是这样一个心慌意乱的晚上,你明明知道,那怎么可以用一晌贪欢逃避呼之欲出的走心?


 


医闹事件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这几乎是每个医生都躲不掉的灾祸。赵启平是幸运的,凌远惜才,所有圆滑世故都是为了给赵启平这样清高的技术人才顶起一片天空。师兄真正看重他,原本就愿意给他高薪和时间,在这样的关口更是想方设法扛下各方压力来保护他,他不肯妥协,凌远就为他铺就最好的路替他妥协,替他出气。


所有人都出于好心为他谋划,可这不是赵启平要的结果,他知道自己此刻的犹豫显得矫情而不合时宜。其实凌远和谭宗明都懂他,都愿意最大程度维护他的赤子之心,只是事关医院,凌远的视角所需要考虑的问题太多,而谭宗明只要考虑他一人。


那场谭总和院座之间酣畅淋漓的争执,站在门外的赵启平该是怎样的心情?谭宗明记得他说的每句话,懂得他作为医生的操守和坚持,精准地理解了他在这件事上不为人知的执拗。赵启平是个只能从内部瓦解的人,当谭宗明看破了他的期待与恐惧,认同了他的理想主义,他也就沦陷了。


事情妥善解决的时候,赵启平的心被填满,骄傲清高如他,第一次接受谭宗明插手他的工作和生活,允许谭宗明为他保驾护航,愿意向别人承认,他的爱人,叫明明。所以,谭宗明在病房的照片不过赵启平战胜第一道心魔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的现实都靠边吧,他不管不顾冲回上海,只要看到他安好。


感情的潮水汹涌到这般田地终是由不得他们了,聪明理性的两个人,明知前进一步就是跨越阶层又挑战公序良俗的深渊,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换来对爱情的确认。不想错过你,所以能走到哪一天我都不考虑,人生能有几次这样炽烈到不顾明天的感情?蜜太的文字太美,“这个吻浓稠得身外无物,天与地融化其间”,苏透了。他们在这个吻的余温里自我介绍,那是一个明媚而温柔的新的开始。


 



  • 其二,谭赵的第一次欢爱。


这次滚床单真是来之不易,明明从那个天雷勾地火的刮胡须开始就暗示着一场啪啪啪,竟然被蜜太硬生生拖了三章,让谭赵谈了一段咖啡桌下拉拉手的纯情恋爱。在这期间,除了心甘情愿地被这对刚刚坠入爱河的恋人塞了一大把狗粮,我想蜜太也许有意暗示。谭赵之间横亘的重重障碍在这段时间接连暴露——两人高强度而互不交集的工作,无孔不入的人情往来,以及谭奶奶和赵妈妈所代表的家庭问题。这些现实强行浇灭了一次次欲望,逼得他们暂时收起旖旎心思,虽然目前看来无关痛痒,可深深埋伏着未来爆发的危险。


我其实有些吃惊自己会去如此认真地研究一场啪啪啪,但我非常喜欢蜜太借助这第一次让赵启平实现了两重认知——对阶层和对同性爱情。


阶层认知可以追溯到一次见面,但是这一次的冲击巨大而直观。差距从赵启平开车驶向谭宗明住所就开始铺陈,那个传奇小区和其背后华丽冷峻的世界,他原本从没打算涉足。赵启平家境不差,个人条件更加优秀,两人精神世界对等,但他的生活里飘着烟火气,而谭宗明在天宫。


《贝湖》第一章就提到“谭宗明与泥土里的劳苦众生互不照面”,同样生活在上海,谭总和他的公寓都是金字塔顶的视角。经济差别往往最是显而易见,不可跨越,随着他们交往的深入,更是时时处处都能感觉到。蜜太描写站在走廊上的赵启平,他的视线里,“谭宗明的身影时隐时现,走廊横在他和谭宗明之间,长得仿佛跨不过去。”赵启平的心思纤细敏感,这些东西终会卡在那里,忍得了一时,若跨不过则忍不了一世。


这段感情里,云端的谭宗明是赵启平勉勉强强才能触碰的,虽说欣然得到一个完美情人,可这世上毕竟只有残缺的拼图有机会彼此吻合。过往的时光里,赵启平被谭宗明看见过狼狈的雪崩和医闹,又被方方面面照顾了那么久,所以按摩这个情节设计得非常出彩,对此时的赵启平而言,哪怕如此简单的回馈都能让他感受爱人之间的平等,而露出一丝倦态的谭宗明才真实可感,才是他的。


 


接着是同性认知。相比经验丰富的谭宗明,赵启平是第一次这样触碰同性的身体,他大概也想不到自己如此会玩的人竟然在床上紧张茫然,全凭一腔意念咬着牙上。


蜜太在这一段着重刻画了赵启平纷飞的思绪和炸裂的内心世界,对他来说,这是打破原则的尝试,颠覆性的体验,刻骨铭心,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沉沦。我很想说非常真实,突然尴尬地发现自己哪来立场评价他们的真实与否,大概只能说非常合理。


这场欢爱中出现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被丈量身体”,“第一次在另一个人怀里丢失主控权”,“第一次找不到自己”,“第一次刹不住声音”……赵启平在整个过程中多次愣怔,他(或者说蜜太?)甚至有精力总结出“天罚性质的压迫和疼”,解读出“他们不是被上天祝福的恋人”,太贴切太酸涩。他任他为所欲为,在他的攻击里丢盔弃甲,这种雌伏真切地侵犯着赵启平根深蒂固的骄傲。可是,浓郁的爱恋让一切原则分崩离析,因为他第一次体会到,痴缠和极乐。


对谭宗明来说,这同样是次新奇的体验,很多举动也是他情到深处才能做到的付出。他怜惜爱人的勇气,所以整个过程耐心、细致却坚决。对照凌李,谭赵滚床单并不惨烈,甚至是美好的,热烈的,事后烟和事后吻都似神仙,几句“平平”更是撩得不行。在剧烈的思想波动之后,赵启平还能饶有兴致分析谭宗明的书架,掀起一轮关于古典乐的争论,这是从身体契合回归了精神契合;而在精神契合的协奏曲里开拓新的乐趣,便是进一步的身体契合,这不就是真正的灵肉合一嘛~(我在说什么。。。)


我想,放下阶级差距并能享受欢爱是他们必经的关键一步,可是凌远说过:“对上谭宗明,那就不是恋爱问题,而是人生问题。”我很喜欢波妞姑娘对此的解读:“这句话为之后的故事奠定了基调——他们的路,不好走。此外亦有另一层寓意,即谭赵之间有下半身的吸引,有眼角眉梢的缠绵,但又不仅限于恋爱。他们还有头脑的交锋,有共度余生的承诺,有关于人生和未来的探索。”


 



  • 其三,香港之行。


我得承认,之前好几次被谭赵之间的拉锯和挣扎戳得眼眶泛酸,可在谭奶奶喊出“明诚哥哥”的那一刻,是第一次抑制不住哭出来,许久才能平静。楼诚是心底最深处的情愫,是一切的起源,每每在现代文中读到涉及他们的部分,总是会被最简单的细节逼出眼泪,想把这个美好的现代世界双手捧到他们眼前——看呀,你们期盼的未来。《贝湖》里楼诚和明家虽然篇幅不算太大,胜在推动了情节,爱情也写得格外动人,一曲《苏武牧羊》和串着两枚戒指的项链完全是四两拨千斤的效果。等蜜太补全了楼诚这个故事,下次我再好好品读,在此想先夸夸《贝湖》在三个层面上表现出的真实感。


第一是跨越上海、北京、香港的政治经济描写。蜜太本人的格局决定了《贝湖》磅礴的文势,之前写时间线的时候就有提到这个特殊阶段的诸多大事,蜜太一支妙笔把这些高高在上的东西写的华美大气又易于理解,还展现了我所读过的最精彩的谭总商战,金融门外汉表示,除了膝盖无以为报。


第二是对医疗领域的描写。从凌远医改的宏观方针和路线到杏林分院设立过程需要打通的关节,从骨科医疗器械的市场分析到赵启平创骨手术的细节,我一度揣测蜜太的专业或者工作,最后觉得蜜太大概就属于“全才全能的基础上有所侧重”,这些事情查点资料就一通百通了hhhh~更重要的是,蜜太写医疗充满了情怀和悲悯,不仅丰满了赵启平和凌远的医者形象,也把文章的意义拔高了很多。(顺便还很想夸文中动辄探讨的古典乐和借助音乐写感情的桥段,除了彰显出文中人物不凡的品味和颇有共鸣的精神世界,其实就是蜜太不凡的品味呀~)


第三是对城市的描写。蜜太写浦西,“以淮海路为中线,北到安福路,南到衡山路尽头,闹中取静,散布着诸多不食烟火的独立小店,不少来自西洋,也有中式的古玩,它们和高耸遮天的法桐一起,忠实记录着上海滩的繁华旧梦”,仿佛铺开一张地图,小到一栋不起眼的建筑,大到上海的风情,浓缩在精炼的表达里。蜜太写路线,“车悄无声息驶入两扇镂花铁门,穿过一条S形林荫道和一座拱形小石桥,桥下流水潺潺”,“中环熙熙攘攘,他们像两位普通游客,在鼎鼎大名的兰桂坊挑一家吃了晚餐,然后乘天星小轮去维港星光大道”,读着这样的文字,像是和他们一起走过那些地方,每一步都真实可感。


我在上海长大,格外喜欢蜜太笔下展现的魔都,从陆家嘴的冷峻辉煌到衡山路的沧桑浪漫,都是我深爱的家园。读文的时候做了很多标记,闲暇时很愿意去走走蜜太写到的地方,熟悉得像是能在穿行的人流中和他们擦身而过。我相信很多姑娘都有类似的体会,看多了楼诚和衍生,很多中外城市从此带上了不一样的韵味和温度,因为他们在这里留下过足迹,我们心里便荡漾起一个温柔的小世界。


 


说回谭赵的香港之行,这件事对赵启平而言属于节外生枝,不管去了之后发生了多少美妙的事,至少从后文两人闹分手的地方看,这个开端已经扎下了一根刺。谭宗明谋划良久,提出的契机也很巧妙,赵启平明知这一步有些超过他预设的范围,但是不忍拒绝。


同时,香港之行格外凸显了谭赵之间不可逾越的距离,一方面体现在汇丰酒会和政府就职典礼所揭示的谭宗明的圈子,这个高精尖的政经世界对我等凡人而言真是雾里看花。谭宗明和明达明韵站在他们的高度,以他们的视野指点江山,这和赵启平这样的技术人才完全是格格不入的。另一方面体现在谭宗明堵别人的话都是用凌远作为借口,两人皆修大乘,都有着处高位者的高瞻远瞩,彼此身份地位更加匹配,在所有人眼里都比直接告知去找赵医生合理得多。


其实相比一般的医生,赵启平的金融视角和商业头脑已经非常出色,他们能在滚床单的余温里畅谈谭宗明的工作,足见赵医生的知识底蕴、理解能力和过人的精力。他其实那么想感受谭宗明的帝国,碰一碰边缘也好,这样就能一点点弥合他们之间的空白,就像谭宗明开拓医疗领域时格外看重骨科,不仅是时局所致,更是想贴近赵启平的生活。


但是走到这里,两人的所思所想已经有了显著的偏差。这段感情里,谭宗明无疑拥有更雄厚的资本,对于未来他也更有底气,蜜太形容谭总“天塌地陷也从从容容”,所以他向来出直拳,不回避遇到的任何问题。一个简单的例子是两人在飞机上关于头疼的争执,谭宗明不会以为对赵启平的报告表示激赏后就能翻过这一篇,而是选择直接请他陪自己去看病,这样坦荡的路数其实是赵启平最没有抵抗力的。同样,谭宗明想要走下去,那么只需要赵启平一个点头,就愿意披荆斩棘辟一条道路。


可赵启平不同,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不会有什么结果,只存了陪他一段的心思。由于和谭宗明在一起,美好到哪怕此时立刻放手,走过的路都是一生的华彩篇章,所以他奋不顾身投进去,爱得热烈而又小心翼翼,这已经是赵启平最勇敢的姿态。他大概认为自己能为谭宗明祭出的止于他的青春和爱情,在此之外,他彷徨不安,当他情不自禁说出“我养你”,马上就想要躲,因为他没有信心先提出共度一生的暗示。


 


此时谭赵经历的痛苦,在你来我往的互撩中不会有,在浓情蜜意的最初阶段不会有,在干柴烈火的痴缠里也不会有,只有当那个人彻底走进心里,让你的整个未来都飘着他的影子,甩不掉却抓不牢,才会开始认真思考如影随形的现实阴影,滋生出渴求和恐惧。这不是感情的裂痕,而是感情即将更进一步时必经的阵痛。正因为过于在乎,所以患得患失;正因为此时的完满幸福,才会惶惑于来日的黑暗,生出朝不保夕的迫切和焦灼。


不久前,赵启平得知谭宗明用他的生日作为密码时感到不可思议,他的第一反应是“难道每次换情人都要换密码吗?”当然不是,他不知道那个时候谭宗明想的就是一辈子。


谭宗明逼他,把谭奶奶对明家的遗憾直接告诉他,把两家父母不可能接受的现实直接砸向他,把“陪多久”这么尖锐的问题直接质问他。他知道赵启平足够勇敢,足够果决,爱到这般田地已经是伤筋动骨,那么谁也别躲了,痛快而清醒地来一刀,最坏的结果和无数的障碍都明明白白摊在面前,你还愿意和我一起试试吗?


他们在之前之后走的每一步,似乎都是谭宗明在铺路布局,做好一切准备,收网的时候等赵启平松口坦诚心意。不是谭宗明霸道,而是各种因素决定了他更大的主导权,且诸多现实障碍必须通过谭宗明之手才能解决。他给了赵启平足够的空间和尊重,但是不管怎么出手,有些心魔必须由赵启平自己想通。谭宗明不是在粉饰太平,只是他还没听到赵启平亲口说,想要陪他一直走下去,所以他的勇气没有依凭。


这次争执,蜜太形容为“吵了一场掏心掏肺的架”,漫长的沉默里,赵启平退缩过,谭宗明也心疼到想放弃逼问,可谁都不甘心先泄下来。如果赵启平的感情不那么单纯干净,如果谭宗明的态度不那么直接明朗,他们扛不过这样剖心的拷问。他们都看惯了那些情情爱爱你侬我侬,无论是露水交情还是曾经交过真心,比不得面前的人真正令他神往,令他狂热和沉溺。那么,就试试,拼出一辈子的决心和勇气,九死不悔。


 


7月1日晚,维港绚烂的烟火庆祝着无限可能的未来,我想,这辈子能和所爱的人在这样的画面里共同畅想明天,豁出一切承诺“我会一直陪着你”,该有多么美好。


平平,要说话算话。




TBC.




最后表白波妞姑娘~蜜太的文和波妞的有声是相得益彰的,我惊叹于姑娘把业余爱好玩得如此专业。这简直是一个人完成一台广播剧,人物的语气音调都抓的很到位,基本可以由此脑补神韵,尤其是情绪的关键点上用配乐一记猛推,波妞简直是个中高手~特别喜欢不同的剧情用不同版本的《贝湖》相配,香港部分插入了伪装者的原声带,甚至文中提到的各种古典乐、协奏曲都在有声中体现,这份细致妥帖,波妞姑娘当得起一切称赞啦~




话说这算是借长评催更吗?蜜太快看我真挚的眼神~




我的小目录



评论
热度(110)
  1. 受粉楼苏雨柠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的评论
  2. miyako雨柠 转载了此文字
    存著看。蜜三刀這筆名真絕了,一罈子蜜糖裡夾三把尖刀,死都死得甜。**愛情永遠無法解決任何事情,偏偏人...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