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維勇維無差] 渴望(3)

維克托視角。

越寫越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地非主流,謝謝點進來的人願意看這麼冷門角度的東西。YOI大概是我在最短時間內看過最多遍的動畫了……

 

----------------------------------------------------------------------

 

即使雅可夫常常對他大呼小叫,維克托總是很清楚這位俄羅斯國寶教頭很疼愛他,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不然也不會縱容他在巔峰時期休賽跑到日本,去指導一個大獎賽上總是跌倒、敬陪末座的選手。不過,安撫爆炸的雅可夫,就只能暫時交給可憐的經紀人了,反正這一切的開端也是他給了自己值得挑戰的東西嘛。

「如果休賽了,就回不來了!」雅可夫的話也不假,但當他坐在前往福岡機場的商務艙裡,突然覺得真正鬆了口氣,不用再去計較自己的幾種四周跳能得幾分。比起擔心下一賽季是不是能夠回歸,現在他想著的是終於可以離開那個開始讓他焦躁的比賽冰面,去找到那個羞怯的日本選手,把他裡面的寶石礦脈挖掘出來。

但,這是文化差異嗎?維克托想起之前跟自己短暫交往過的華裔男孩,在美國出生長大,外表是黃的裡頭卻很白,說到底他對東方人依舊一無所知。剛開始維克托還是用他自己平常那一套,反正先接近對方再說。牽手、擁抱、親吻、眼神注視,親密肢體接觸,本能散發親近的波長,只要維克托主動出擊,沒有人會抗拒,都會放下心防。

原本應該是這樣。

沒想到日本人……現在他知道他叫勝生勇利了,跟他們家尤里發音只差一點點而已,沒想到勇利避他唯恐不及,他越接近,勇利就躲得更遠,老低著頭透過眼鏡上緣看他。維克托簡直沒轍。後來西郡優子告訴他勇利跟她小時候一起迷維克托長大的,他不禁啞然失笑,也恍然明白之前勇利舉手投足中似曾相識感的來源。

勇利跳《Stammi vicino, Non te ne andare》會有那樣不同的風味,也更顯難得了。

「原來是害羞嗎?」

如同自信,運動選手如果沒有把求勝欲望反應在冰場的表現上,整體表演會缺乏底氣,也影響到做技巧動作如跳躍時的心情。優子說勇利很好強,不喜歡輸,可是光「不想輸」不夠,要「想贏」、「相信自己就是最好」才行。

後來維克托覺得,尤里.普利謝茨基突然跑來長谷津真是神來之筆,尤里與勇利剛好身上都有對方需要的東西,如果能想辦法讓他們中和一下……

「幫我編新節目,跟我一起回俄羅斯!」維克托想,自己很久之後都會一直記得當尤里說出這句話時,勇利望著他的眼神,好像失去非常重要的東西,連心都被剜走一大塊似的。維克托靈光乍現,提議兩人比賽,終於首度看到勇利表現出那麼強烈的欲望,也可以讓尤里明白,不管是體力、表現力、經驗與境界,他都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你會因為「欲望」而閃閃發亮,就像EROS一樣,勇利。

 

****

 

雖然維克托原本是為了勇利而來,並不表示他比較不關心尤里。只是他認為,以尤里的個性,還有他們長期在同一個教練手下相處,自己待在尤里身邊對他而言不是好事。維克托清楚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會形成別人的陰影,尤里的資質之高,極有可能繼承自己成為下一代冰場上的王者,而這個王者孤傲又倔強,不需要看著別人的背影前進,也不需要一道永遠跨不過的牆。

然而勇利不同,「想要維克托」的欲望,會成就他的藝術。只是沒想到勇利會因為想把維克托留在身邊,做出令人驚喜的大膽嘗試。

「溫泉 on ICE」,勇利在上場之前第一次主動擁抱了維克托,「我會變成非常好吃的豬排飯,請你只看著我一個人。」容易受驚的小兔子臉頰紅紅的,雖然緊張害怕,依然用澄澈的眼睛看進維克托的眼裡,接著用輕輕顫抖的身體抱住他,「答應我!」抱得那樣用力那樣緊,皮膚的溫度透過運動外套布料質地傳遞過來,像在用整個身體挽留住他。

他嘗試那麼多次想要接近的身軀,肌肉順滑賁張,那樣熱燙。

維克托感受著他的擁抱,內心奇妙震動,有些疑惑不解,也有些理所當然。也是在那一瞬間,他突然很想跟勇利說,自己從來沒有把他當成豬排飯看待,他的價值也絕不僅只是一碗豬排飯而已。然而也沒有比豬排飯這奇妙的食物,更能貼切代表勇利、勝生家、美奈子、西郡家以及長谷津這個遙遠的異國小鎮所給予維克托的一切:療癒的溫泉、溫暖好客的人情、人際間緊密的連結,對於勝生勇利這名同鄉選手無條件的支持,以及勇利的謙遜(雖然也讓他缺乏自信)、付出與苦練。緊擁住他的勝生勇利那麼緊張,又那麼渴望,最終,他也只是在他耳邊用極盡所能溫柔的聲音,把他的心情濃縮成一句話:「當然會,我最喜歡豬排飯了。」

只能說勇利再一次讓他非常、非常地驚訝。

事後維克托問勇利為什麼要那樣表現EROS,勇利也只是不好意思地搔搔頭:「不知道耶……我聽到你說那件表演服是同時呈現男女兩性的印象,其實當時……」勇利突然低下頭去,臉頰微紅低聲說:「我只想著要怎樣才能吸引你一直看著我……突然覺得這樣做比較符合我內心的感覺……沒想那麼多。」

勇利擺出第一個動作,維克托馬上就感受到其中的意圖,只是沒料到他居然會選擇這種表現方式。

從前維克托曾經把一名直男「掰彎」,對他而言,這或許只是證明了自己的魅力甚至強到足以讓直男跨越禁忌的那條線,那名直男卻因此經歷重重關口與掙扎,包括懷疑自己是不是真正的男人,對自己身上的陰性氣質感到恐懼,無法承受他人目光下的自己……可惜當時維克托太年輕,總認為對方不過是躲在深櫃裡,無法面對自己,最後在分開的時候才明白:「這裡」與「那裡」對維克托不過一腳跨過,來去自如,然而對別人,卻像是走在刀山劍林之上。

如今勇利為了留住他,居然連自己的性別界線,都下意識地放棄、模糊了。雖然勇利說自己是在模仿女性,卻因而引發他內裡獨特、純潔的魅力。若維克托長髮青年時期是「Androgyny」(雌雄同體),勝生勇利就是「Agender」(無性別);若維克托是在性別的界線兩邊遊走自如,勇利就是在毫無界線的伊甸園裡恣意奔跑。

這是勝生勇利的EROS。尚不知「愛」為何物的,殘酷地誘惑著的,黑色天使。雖然有很多技術上尚未純熟的地方,這樣的他令維克托感到新鮮,目眩神迷。

他想要更了解他,更進入他內裡,到了飢渴的程度。

或許近似愛戀。


评论(2)
热度(56)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