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維勇維無差] 渴望(4)

維克托視角。

我真的寫得完嗎?

接下來應該會跳著寫我想寫的重點吧……非常謝謝各位的紅心及留言鼓勵。

恭喜梅娃、羽生獲世錦賽男女單冠軍,以及我最喜歡的Virtue/Moir與最可愛的Papa/Cizeron百合組(笑)獲冰舞冠亞軍。

 

--------------------------------------------------------------------------

 

在看勇利跳EROS時心裡已經在猜,但維克托還是頗難想像廿三歲的成年男子竟沒有談過戀愛。愛情並不只是兩情相悅的快樂,也是認識自己的最佳途徑,歷經心動、曖昧、心意相通、熱戀、沉溺、爭執、和好、糾纏、痛苦,分離、重聚,最後心碎、分手……這些失去自己、暴露自己、放棄自己又找回、拼接回自己的過程,會讓人在最短時間內嘗遍各種酸甜苦辣的情緒,找到自己的最愛與最恨,看到自己虛偽又真實的面貌,每一次跟不同的人相愛,就是一次成長,這些拿淚與笑,生命的能量去餵養的,會成為藝術的花朵。維克托是不能不去愛的,他並非為了成就藝術去愛,而是愛與藝術原本就是一株生命中長出的並蒂奇花。

但他寧願用更浪漫的說法,稱之為宿命。

「比如說,試著回想一下被情人所愛的經驗。」維克托依然試探性地說了這句,「被愛」會讓人覺得自己是好的、完滿的,是無可取代的正面經驗,對他而言,這樣講很自然,沒想到勇利居然反應這麼大。為了表示欠缺戀愛經驗根本沒什麼,他又隨口補一句:「哦,原來勇利沒談過戀愛啊。」

結果勇利躲了他兩天,私底下完全不跟他接觸,連眼神都不跟他對上。

真的沒什麼好在意的啊……維克托想,他反而在思考勇利不曾進入親密關係的原因,明明在《Stammi vicino, Non te ne andare》裡他那樣渴望,無比豐沛的熱情與感性,美妙的青春心靈與肉體稍縱即逝,怎可不拿來愛著什麼人,多麼浪費。

他沉醉在戀愛中的表演,該有多美。

從來沒有人讓維克托這麼傷腦筋過,他也思考了兩天,面對蚌殼似的勝生勇利,該怎麼讓他打開自己。經紀人只在通信軟體裡回給他一句經文:

「Не будите и не тревожьте возлюбленной, доколе ей угодно.」(不要驚動,不要喚醒我所親愛,等他自己情願。)

他看到句子霎時苦笑,這也跳太遠了。

在長谷津的寧靜海邊,他決定不提自己斑斑愛史,免得刺激勇利,不想勇利遲疑之後竟自己開了口。維克托提議站在情人立場,話說出口才訝異發現自己半帶認真,可捫心自問,他並不介意手把手教勇利所有事情,此時回想起那句經文,當下恍然,當局者迷,是嗎?

而勇利依然是那個宴會上的勇利,純潔正直,「我希望維克托作自己就好!」維克托不否認自己在與人建立關係上一向性急,想要,然後確定,彷彿已經得到,最後走向安穩厭倦或違背預期。勇利向他坦承自己最深的缺憾,卻什麼也不要,「其實我一直很崇拜你,因為不想讓你看到我討人厭的地方,所以才故意不理你什麼的……這一切,我都用滑冰還給你。」或許他該慶幸自己是維克托,不然勇利恐怕永遠不會說出這些。但什麼也不要的人,實則最貪心,可知「做自己」是世界第一難事。

日本的小豬,你不明白自己說了什麼,這意味著你要的是我的全部,你懂嗎?

但維克托決定不驚動他,只是笑笑伸出手:「OK,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哦。」

等你自己醒來。

「因為那就是我的愛。」

勇利握上他的手暖暖的,在長谷津的海風中,依然帶著些許怯懦。他用力回握,彷彿想把內心的所有注入那雙手。如果我給你足夠的愛,你是否會償還我,在冰場上閃閃發亮?

 

***

 

聽到新版的長曲音樂後維克托在想,勇利到底跟那作曲的女孩子說了什麼,讓這首曲子添加了很有底氣的動力與寧靜卻強烈的情感。「從前我都覺得自己是孤軍奮戰,疑惑,苦悶,載浮載沉,只一心暗自追著冰場上的你。但自從……」勇利頓了頓,維克托注意到他耳根微微有些發紅。曲子在冰場空曠的空間裡迴盪,鋼琴連串的琶音宛若琳琅跌落冰面的寶石,「自從你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此時絃樂進來,看來便是代表維克托的動機了。琶音纏繞著絃樂的旋律線,「在我已經考慮乾脆退休的時候,你來到長谷津,告訴我你選擇了我,老實說我很難相信。然後尤里來了,明明是我的對手,卻教我四圈Salchow。」看來勇利想在這裡放四圈Salchow跳。鼓聲襯著漸強的絃聲,「滑冰是我的一切,我不相信自己,你卻相信我,我的眼前好像又有了希望。」進入鋼琴安靜的獨奏,持續的音符盪漾開來,「然後我突然想,我是不是也可以覺得自己是好的,可以得到想要的?」有力的和弦中絃樂呼應著回歸,音樂漸漸進入激昂的高潮。「你讓我又有勇氣站上冰面,面對競技人生最後的賽季,也讓我明白我身邊其實有很多人都在支持我,我不是一個人。」兩者最後終於互相唱和,琶音撞擊,絃聲穩穩托住,「然後我們終於挑戰了這一切。」勇利抬眼看向維克托,黑褐瞳眸羞怯,然而熠熠發光。

「我很喜歡你的故事。」維克托笑了,輕輕碰觸他側臉的髮際。自從他們在海邊剖白內心,勇利對於維克托的碰觸就不再羞怯躲避,上次練四圈Lutz跳的時候還主動碰他的髮漩。雖然維克托對於自己的髮際線總是暗暗焦慮在心,但勇利這個舉動表示他真的對維克托的肢體距離一下子大大拉近,維克托還是很得意的,只是忍不住想跟他開個小玩笑。

最後他從冰上抬起臉來朝勇利咧嘴:「騙你的。」勇利嘟嘴看他的賭氣表情讓他想起炸里脊排油滋滋的美妙口感,包裹潤滑蛋液的纏綿滋味,充滿不自覺的暗示。「主題是,關於我的愛。」勇利回答他這首新長曲的主題,在他向維克托敘述自己所構想的表演故事之後,他的愛,他如此定義。

對於同樣熱愛滑冰的維克托而言,莫非最高的示愛。

維克托停了停,抑住翻湧上胸口的,強烈又難言的情緒,扯動嘴角溫柔笑:「這是最棒的主題,完美。」

 

评论(3)
热度(37)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