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維勇維無差] 渴望(8)

維克托視角。

 

 

以下有私設。

 

以下有私設。

 

以下有私設。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有私設是為了要圓原作不合現實邏輯的地方,請原諒。關於維洽還有一點其他的私設,但目前覺得跟故事主線沒有關聯所以還沒想要寫出來。問題越單純越好(嘆)。

 

求不窗。

 

-----------------------------------------------------------------

 

他站在莫斯科的一座墓園裡,挾雜細雪的風吹動拂額的銀髮與赭色毛圍巾,藍色眼睛凝望罩上白帽的灰色墓石,一對合掌祈禱的天使雕刻立在墓前,守護主人的安眠。

「好久沒來看妳了。」放下花束,維克托微笑,輕輕撫去落在墓石上的潔白雪花,「我休賽了,這七、八個月我都在日本一個叫長谷津的海邊小鎮,給他們現在最頂尖的男花滑選手勝生勇利當教練,很瘋狂對吧?現在我們為了參加大獎賽分站,又回到莫斯科來。」他自顧自笑起來。「馬卡欽很好,牠很喜歡長谷津,每天都跟著勇利跑步,年紀大了還是很健康,像小時候一樣都沒變,我知道妳一直在看顧牠,畢竟這麼多年來我很難時時陪在牠身邊。」

「伊蓮娜……」維克托看著墓石上雋刻的名字,海水藍寶的眼裡映射出熱情、困惑與苦惱。「我不知道,或許我不該這樣,我不應該在給一個選手當教練的同時,對他有師徒以外的感情,可是我無法解釋……伊蓮娜,去年我在大獎賽宴會上跟他跳舞時就覺得……像回到我跟妳一起滑冰的時候。還記得嗎?那年我們遇到彼此,在冰上那樣開心,像找到失散已久的孿生;但勇利給我的感覺更強烈,簡直……簡直原來是一個被割裂成兩半又合在一起。」他蹲下來把戴著小羊皮手套的手放在冰冷的石上,小心翼翼地,好像那是一張小女孩嬌嫩的臉龐。「我的姊妹,我很想妳,雖然相處時間不長,卻從沒有人能給我像妳一樣的感覺,我也不覺得生命裡需要別人。但,自從碰到勝生勇利,才發現我長久以來都是一個人,原來我已經度過這麼久沒有妳的時間,久到有時會忘記妳。」

維克托垂下眼簾,一片雪花頑皮地掛上他的銀色睫毛,「對不起,伊蓮娜,可我很怕,或許妳會笑我『維洽真笨,這不過是戀愛嘛』……我曾有過很多情人但是,這東西很大,很模糊,超乎我的想像與控制。我不懂勇利,也不懂我自己,好像以前分得清楚的東西現在都分不清楚了,在這種曖昧不明的情況下我……我吻了他。隔天早上他竟一臉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他的眼睛有時候卻會躲開我的雖然他還是一樣溫柔……或許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覺,根本沒有這麼回事勇利根本不曾感受到我感受到的那些;他好不容易才向我敞開心扉的,我搞砸了,是嗎?」

鐵灰的石安靜沉默立在雪粒零落飄飛的風中,所有聲音像被雪吸收,只有寒鴉細碎啁啾的呀呀叫聲偶爾傳來。

「我當時還跟尤里說『那是一種感覺啊怎麼能用言語形容』,現在想想真是自大。」維克托喉嚨發出低沉的咯咯笑,帶著苦澀的自嘲,「既不是Agape,也不是Eros,伊蓮娜啊,那到底是什麼,成為天使的妳,一定知道吧?可惜妳現在沒有辦法告訴我。但我知道妳喜歡勇利哦,因為馬卡欽非常、非常喜歡他,每天都黏著他不放,」維克托摩挲石天使翅膀垂下的優美弧線,彷彿進行無言的私密交談,他的神情又回到那個冰上的十歲少年,對世界一無所知,只喜歡在冰上與小搭檔享受契合的、滑行的喜悅。

「謝謝妳。」他在墓石上印下一吻。

 

***

 

花滑委員會與俄羅斯花滑協會分別以電話與電子郵件,對俄羅斯現役冰上傳奇維克托.尼基弗羅夫進行「道德勸說」,表示樂見他提攜他國後進,發揚俄羅斯花滑國威,希望他能負起俄羅斯與世界花滑代表的責任,為後進做表率,謹言慎行,末了還預祝勝生勇利選手在莫斯科分站有優秀成績,晉級總決賽順利奪牌。維克托讀過後不禁滑稽得笑出來:所以意思是如果勇利沒有晉級總決賽並拿到好成績,他維克托就要小心自己的後路了是嗎?

後來維克托去看各國轉播畫面,他跟勇利的嘴很技巧地被他的大衣袖子遮住,根本沒有人真的拍到他們接吻,流傳在網路上的照片也只有維克托遮住勇利的頭,以及眾說紛紜的猜測。看來上面那些人也無從指責起,只能喊喊口號做做樣子。維克托一律四兩撥千斤絕不正面回應,只是一味稱讚勝生勇利是他最鍾愛的徒弟請大家多多支持鼓勵,勇利更是臉紅搖頭三緘其口;最後維克托還在朋友INS或社群轉貼的照片下大方按讚,兩人遍布全世界的粉絲居然發動起來護航:「不要抹黑純潔的師徒愛」、「就算是愛也是真愛」、「還給他們比賽的空間」、「#LOVEWINS」「#GAYPROUD」等等口號、關鍵字紛紛出爐,「維克托.尼基弗羅夫與勝生勇利謎之XX」事件簡直無從炒起,只有匿名討論站上的捕風捉影,以及不知是好意還是惡意的警告提醒:「俄羅斯對同志不是很不友善嗎?某V得小心」。

這點,維克托再清楚不過。

他們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來到莫斯科。勇利從來沒提那天晚上的事,維克托完全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的,但看勇利也沒有跟他疏遠的意思,互動練習如常,只是在有較為親密的互動時臉紅得比平常兇,頭又比平常更低些。維克托覺得可能現在不要輕舉妄動比較好,他已經領教過勇利的悶葫蘆,他不想說,誰也別想撬開他的嘴。

但回到俄羅斯的土地,就是維克托的地盤。人、土地、語言,呼吸般自然,他像游魚被放回大海,每當他掛著笑與朋友、媒體、昔日夥伴以及冰迷侃侃而談輕鬆歡笑,總會瞥見勇利用一種非常複雜的眼神看著他,羨慕非單純的羨慕,嫉妒亦非膚淺的嫉妒,那種眼神,他讀不透。

短曲臨上場,勇利只是靜靜站在護欄邊,讓維克托為他繫緊鞋帶,維克托知道他現在已能切換成「賽前模式」,不再被壓力症候群擄獲;只是,就那樣站著,維克托也感受得到凜然自若的氣息從勇利身上湧出,後腦杓被勇利盯得有些燒灼,抬起頭,正迎上一雙有力的眼神。

勇利身上又多了一些他不知道的東西。

然而不愧是維克托的祖國,觀眾歡呼他名字的聲音幾乎讓整個盧日尼基小體育館為之震動,他依然服務粉絲精神十足,得意地向喜愛他的呼喊聲回禮,不想勇利一把拉住他領帶把他拽到自己身邊。

小豬什麼時候學會這麼霸道了。

「我已經要開始演出了哦。」他在提醒維克托答應他的事。「說得也是呢。」維克托笑答,他已經學會掌握EROS,而維克托就是他EROS的去向。會不會,他也在回憶那個夜晚的祕密之吻。

「放心吧,我會讓全俄羅斯見識我的愛的。」日本小豬面對全俄羅斯的不服輸讓他充滿奇異的魅惑,低語的吐息搔在維克托耳邊,瞥見他離去時臉頰分明還紅通通的,維克托不禁失笑,放話的人自己先害羞了呢。不過他已經知道,勇利今天絕對會再創佳績。

伊蓮娜,妳也會看著他吧。

正如所料,勇利再度完美完成這套節目,又往上刷新得分紀錄。維克托半是興奮,半是故意地抬起勇利的腳親吻他的冰刀。媒體跟群眾就是這樣,坦然做給他們看,他們反而找不到話柄。

沒想到,一通打到勇利手機的電話,讓他們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

 

 

 

评论(7)
热度(44)

© miyako | Powered by LOFTER